首页

加入收藏

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最新资讯

两万五的苹果头显,黄牛都炒不动了

时间:02-03 来源:最新资讯 访问次数:20

两万五的苹果头显,黄牛都炒不动了

2月2日,苹果头显Vision Pro终于迎来了正式发售的日子,虽然初期这款产品并不面向中国区销售,但这拦截不住国内用户的热情。1月19日晚9点,Vision Pro开启预售不到五分钟,买家就挤爆了服务器,半小时内实体店直接售罄。预售仅 1 小时,苹果 Vision Pro 头显的发货时间已经推迟到了 3 月中旬,且有继续延后的趋势。当周,天风证券分析师郭明錤表示,苹果售出了16-18万台Vision Pro。1月30日,有苹果销售人士对媒体表示,苹果售出了超过20万台Vision Pro,从中获得的收入超过7亿美元。但20万台的销量,对苹果来说并不算太多,要知道,2023年苹果一共卖出了2.34亿台iPhone(IDC数据),毕竟3499美元——超过2.5万元人民币的价格,对全球人民来说,也不便宜。往年,iPhone、Apple Watch等苹果初代产品是黄牛最爱的知名“硬通货”:供货少,用户基础大,炒作空间不小。但面对售价如此高昂的Vision Pro,黄牛也要三思而后行。前不久,还没开卖的Vision Pro,一度被黄牛炒作到最高9万元人民币一台,但是近日在闲鱼平台上,「市界」发现,不少卖家的代购价格已经降至3万元至5万元不等,溢价空间已经大幅压缩。2月1日,「市界」从闲鱼等平台上看到,有买家挂出的Vision Pro售价4.2万元,已累计降价48%,有大量卖家挂出的价格仅3万元出头,并且包消费税、关税和包邮,但评论区询问的人数依旧寥寥。在部分卖家的评论区,有深圳网友调侃称:“问:这和以前割肾买iPhone 4s有什么区别?答:区别是现在的人都不傻了。”实际上,刚刚正式发售的Vision Pro,甚至已出现了官方降价趋势。预售期间,苹果公司在一份内部备忘录中宣布了一优惠政策:苹果员工将有机会以75%的价格购买公司最新推出的空间计算设备Vision Pro。也就是说,苹果官网Vision Pro的原价为3500美元(约合2.5万元人民币),苹果员工购买的价格为2625美元(约合1.89万元人民币),不含税。员工折扣让Vision Pro发售即面临“破发”迹象。在闲鱼上,有卖家以低于原价出售Vision Pro,256G减500元,512G减600元,1TB版本减700元,但是需要在美国自提。该卖家对「市界」表示,他是苹果当地员工,拥有EPP员工优惠,可以原价95折代购Vision Pro,买家可选择自己找转运公司,也可以加3500元直接包邮至国内,“员工订单,走量。”该卖家称。同一时间,VR巨头Meta也放出了Quest 3大降价的消息,头显降价50美元,配件降价幅度在5美元至40美元之间,狙击苹果头显的意味明显。本身就已非常高昂的售价,加上Mate的定向狙击、员工订单的流出,让Vision Pro的售价,有点炒不动了。01、Vision Pro,不过如此去年6月亮相的苹果头显Vision Pro,相比于各种炫技的技术,其最大的标签,是贵。对于这款跨时代的产品,苹果一共提供了三个内存版本:256G、512G和1TB。对应售价分别为3499美元(约25170元)、3699美元(约26608元)和3899美元(约28047元)。但这只是裸机价格,为了更好的体验感受,用户需要出血的地方还有不少:蔡司普通眼镜99美元,定制眼镜149美元,Apple Care 499美元可以延长质保期两年,甚至还有价值199美元的旅行包。用当年第一代iPhone的售价,更可以对比出Vision Pro昂贵。2007年发布的初代iPhone,起售价仅为499美元,当年美国人均GDP是4.81万美元。而2023年6月发布的Vision Pro起售价是3499美元,美国人均GDP预计为8.04万美元。也就是说,在不计算通货膨胀等因素的情况下,15年间美国人均GDP只增加了不到1倍,而苹果头显的售价却是当年的第一代iPhone的7倍,仅仅Apple Care的价格就可以购买一台初代iPhone。当然,这种对比并不严谨,毕竟被不少人视为下一代流量入口的智能汽车,可比Vision Pro要贵多了,但确实反映了Vision Pro作为消费电子产品,目前的售价门槛非常高,也增加了其未来普及的不可预测性。如今正式发售后,大家最关心的问题莫过于,Vision Pro到底值不值这个钱。就在前两天,第一批解禁的Vision Pro测评或许可以一定程度上回答这个问题。从大部分博主的测评结果来看,苹果的这款新品,确实足够“硬”:高刷新率、饱和色彩感,以及单眼超4K,还有由镁和碳纤维打造,配有铝质外壳的一贯“苹果范儿”的设计都足够让人兴奋。▲(图源/B站UP主 KG-Area21,原开箱作者 MKBHD)这也是苹果推出的配件最多的一款产品,包装盒里大大小小装了11个零部件,看上去是一台 Apple 产品“集合体”:头带像 AirPods Max,旋钮是大号的 Apple Watch 表冠。同时Vision Pro还做到了苹果所有产品的互联,操作时可以同时在屏幕上显示三种不同操作系统的应用程序——iPhone的iOS应用程序、iPadOS应用程序,还可以通过Wi-Fi连接你的Mac,并拥有整个Mac显示屏。而吐槽点则集中在:贵且重,长时间佩戴会有晕眩感,以及,孤独感。这款头显本身的重量,接近12.9寸的iPad Pro,而外置的一块Vision Pro的电池单块重量也超过380g。有杂志编辑则表示:“我不想在 Vision Pro 上工作。我的工作需要与他人协作,我更愿意与他们面对面交流。”在苹果公布了 Vision Pro 后,Meta CEO 马克·扎克伯格就曾在评价中表达了相似的观点:Meta 的元宇宙愿景是围绕社交构建的,而 Vision Pro 则似乎更多鼓励个人独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。就其实际应用场景来看,在Vision Pro之前的VR头显设备,多是一个大号游戏机高替品。但从目前评测来看,游戏、健身等常见的娱乐向功能并没有在Vision Pro上体现出来,最实用流畅的应用是在办公场景。视频会议解决方案提供商Zoom宣布了一款新的空间应用程序,并计划在2月2日首次亮相 Vision Pro。Zoom将在Vision Pro的“无限画布”上运行,支持用户通过Vision Pro摄像头创建可在空间中表示的角色,并在视频通话期间充当用户的替身,这些替身还能够复刻Vision Pro佩戴者的面部表情和手势动作。能够支撑起更多应用场景和软件生态的平台们还没做出反应:国外知名内容平台Netflix、YouTube 和Spotify均表示没有为苹果Vision Pro提供专门应用的计划。其中,Netflix和YouTube都有为Meta Quest提供专门的应用,外界猜测,他们与Meta达成了某种协议。试戴过市面上推出的几乎所有头显设备的《The Verge》给出了7分(满分10分),整体评价是:“乍见惊艳,后觉平淡。”(magic,until it’s not)。毕竟,人们的预期被苹果吊得足够高:正式发售前,苹果对 Vision Pro 的广告宣传展现出一种替代手机的“划时代工具”——工作、做家务、和孩子玩耍时,都能在现实世界上叠加虚拟应用,完美融合。但从目前来看,似乎距离这款机器的普及,还有很远的路要走。02、全村的希望2月2日,苹果发布2024财年第一季度财务业绩,第一财季营收1195.75亿美元,同比增长2%;净利润为339.16亿美元,上年同期为299.98亿美元。至此,苹果终于结束了连续四个季度收入下滑的状态,但在大中华区,苹果第一季度的营收还在继续下滑,同比下降13%。苹果显然对这一结果很不满意。但现状如此,靠着iPhone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吃了15年红利之后,智能手机的想象力早已耗尽,如今苹果正在不断寻找下一个iPhone,以支撑起苹果下一个十年的想象。在Apple Car遥遥无期的背景下,作为库克一手打造的划时代产品,Vision Pro被视为苹果全村的希望。从技术水平来看,Vision Pro确实名副其实,业内人士普遍认为,这是一款划时代的产品,代表了当下头显类产品的最高水平。曾在VR行业先后从事过产品、解决方案和战略规划等岗位的从业者宋宇对「市界」评价称,Vision Pro从“堆料”层面来说,就是当下市面上最好的产品,从显示、感知交互到眼动手动追踪,基本都是目前电子消费行业能拿出的最好配置。智境云创CEO王智武则对「市界」表达,Vision Pro是一款很有技术实力,也很有前瞻性的产品,能给用户带来更具沉浸式的全新体验,也会拓展出非常多的应用场景。但是相比于对Vision Pro技术上的高度认可,对于其普及的速度,不少业内人士的态度则要犹疑许多。宋宇对Vision Pro的整体推广前景比较乐观,但是时间上会较久,可能要十年时间才能完成这一过程。“现在Vision Pro重量大约在几百克(市界注:约454克),从几百克做到几十克,我觉得十年已经算乐观了。”在宋宇看来,相比于行业内此前的产品,Vision Pro其实是一款更偏工作流的效率类产品,最终它的落地效果,将极大取决于如何跟传统的工作流适配,“比如电影的工作流,都有一系列自己的软件,如Adobe全家桶,一个新的硬件要想融入进去,要怎么跟以往的流程在业务逻辑上串到一起。”而在王智武看来,头显类产品要想真正大范围普及,过硬的产品、合适的价格、优质的内容,几大要素缺一不可。从硬件来看,王智武认为今天已经取得了很大的突破,处理器性能、图形渲染能力、算法优化,包括数字的外形和智能互动能力都有了很大提升。但是从内容和生态来看,王智武认为,整个行业现阶段来说还是非常缺乏优质内容的,内容需要继续跟上硬件的发展,并且在使用场景上也还没有形成可以快速铺开的局面。在价格方面更如是,一款面向C端市场的消费品,必须要做到价格和市场平衡,才有可能变成大众都去消费的产品。但从苹果初期的备货和定价来看,苹果可能也没有大范围普及Vision Pro的打算——当然,良品率可能也是制约该产品普及的一大要素。在商业战略专家周掌柜看来,Vision Pro超过2.5万元的售价,至少说明苹果在C端的普及需求不强烈,而在B端的远程医疗、企业级会议,这个价格其实尚可以接受。相比于C端市场的大范围普及,周掌柜认为,当下Vision Pro最大的战略价值其实是延伸苹果的生态系统,实际上是手机显示和功能的延伸,例如Facetime、苹果TV等,都可以多一个展示通道。对于苹果而言,要说Vision Pro能成为下一个iPhone,可能还为时尚早,尽管这已经代表了目前科技行业对头显类产品探索的一个极致。但就当下这个时间节点来说,Vision Pro更像是苹果在给整个消费电子播下一粒火种,而火种的真正爆发,可能要长达数年之后——也许比初代iPhone到iPhone 4,还要久。作者 | 曾广 赵子坤编辑 | 董雨晴运营 | 刘 珊

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,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,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。

标签 : 最新资讯